世界杯足彩

5岁就开始“跨江”学艺!“罗7”的足球梦仍在继续

青年节那天,中超第三轮,武汉队遭遇长春亚泰。由于在上轮比赛中左边后卫赵宏略领到“红牌”被停赛一轮,主教练李霄鹏毫不犹豫将罗毅报入首发名单。

罗毅是“汉军”历史上身披7号球衣时间最长的球员,被球迷亲切地唤作“罗7”,与长春亚泰一战是他连续第10个赛季代表家乡队出战。

十年前他从重庆回到武汉,2012年和2018年两度作为绝对主力帮助球队“冲超”成功。

2011年底,湖北武汉足球遭遇生存危机,原湖北中博足球俱乐部宣布无力继续经营……关键时刻,武汉卓尔集团毅然出手接过了大旗,让“汉军”不至于像上赛季中超冠军江苏苏宁那样莫名消失在历史中。

2012年1月3日,也就是在武汉卓尔入主“汉军”的几天后,《武汉晚报》率先发布消息,第一名加盟武汉卓尔的内援浮出水面,他就是罗毅。

彼时的罗毅,已经在重庆力帆坐稳的主力位置。作为湖北武汉青训培养的优秀球员,罗毅没能在武汉光谷时代迎来出场机会,却在“光谷退赛”后阴差阳错前往重庆,并在那里迎来了自己的中超首秀。

“其实在重庆踢球的时候,一直都有关注家乡球队的新闻,也知道湖北绿茵在2009年重新打回了中甲,但由于缺乏资金支持,俱乐部一直不太稳定。”罗毅说,每次湖北队前往重庆训练和比赛,他都会约老乡们坐一坐,也会向他们打听俱乐部的情况。

其实在罗毅心中,始终有个执念,“我是湖北省队的,从小在新华路体育场开始学习足球。当时训练的场地就在后来成为职业球员进场时的西司令台门前的那块空地。光谷时代,我没有机会,但在我一定完成我儿时的梦想——从小时候练球的地方,走进新华路体育场。当然,是以武汉队球员的身份走进去!”

是时候回家了!武汉卓尔建队后,请回了罗毅在武汉光谷青年队时的主教练郑雄出任领队,郑雄第一时间向这位昔日弟子发出了邀请。

“当时已经在重庆队踢了三年了,位置比较稳固吧。”时任重庆力帆队主教练的洛瑞很喜欢这个武汉小伙子,“我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离开重庆?是因为钱(收入)吗?如果是,我去帮你跟俱乐部谈。”洛瑞跟罗毅说,而罗毅也直言相告,

“我是要回到我的家乡队踢球,现在武汉有一个新的企业接受了,我觉得武汉的足球发展会越来越好。”

罗毅的坦白得到了洛瑞的理解,罗毅也顺利地以“自由身”(无需支付转会费)加盟武汉卓尔,正如前文所说,他是第一个加盟武汉卓尔的内援。

2012年3月17日,武汉卓尔在中甲联赛首轮主场迎战哈尔滨毅腾,24岁的罗毅实现了自己儿时的梦想,从小时候练球的地方走进新华路体育场,身披武汉队战袍,为家乡而战。“其实2011赛季代表重庆队也来新华路踢过比赛,但是从对面的客队休息室进去,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一次我是主队球员,我将在家乡球迷的助威声中去比赛……”

这名无需支付转会费的球员,为球队出战25场,打进6粒进球,成为除外援维森特外队内进球最多的球员,也就是那一年,经历了“光谷退赛”的湖北武汉足球在经历了4年的磨砺后终于以“武汉卓尔”的名字重返中超。

与此同时,这一年他还完成了湖北武汉足球的梦想,帮助球队圆梦中超的舞台。从2008年武汉光谷退赛后,时隔四年,武汉队拿到了重返中超赛场的入场券。

2013赛季,中超一年级新生武汉卓尔遗憾降级。经过五个赛季的沉浮,2018赛季武汉卓尔再次冲超,罗毅依旧是“主角”的角色。“那时候我已经在踢边后卫了,全年踢了20个全场,进了2个球。作为边后卫,这个数据还算满意吧。”

从加盟至今,过去的九年光阴,罗毅伴随着湖北武汉足球成长,为武汉卓尔队在各项赛事总共出场161次,并在2012赛季、2018赛季帮助球队两次冲超成功。有甜,必有酸苦辣……2013赛季,经历降级,兢兢业业为武汉足球卖力,也受过两次大伤。

罗毅的父亲罗剑武篮球打得不错,但却是个狂热的足球迷。罗毅刚刚5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四处找关系,托朋友,终于在新华路足球学校找个了一个机会,办了个“插班生”。

那个时候的罗毅家住武昌八铺街,去汉口新华路训练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记得那时候应该还没有修长江二桥啊,过江隧道的什么的就更不用提了。”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学艺”的经历,罗毅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

“我记得基本上就是两条路线。要么就是我爷爷骑自行车载着我到中华路码头,然后坐轮渡过江,再从六渡桥骑到新华路;要么就是坐巴士到阅马场转公交车,从长江大桥到中山公园。有时候住在胭脂路的外婆家,就是外婆带着我穿过鼓楼洞去坐公交车……”

武昌到汉口,十几公里的距离在今天发达的公共交通下也许不算什么,但在30年前却要消耗一个家庭大半天的时间,而且5岁的罗毅和他的家人们绝不是偶尔“过汉口”,而是每天坚持,风雨无阻。

“那时候还是个小伢啊,蛮喜欢足球,也不觉得辛苦,不过现在想想,感觉家里人真的为我踢球付出了很多,尤其是爷爷、外婆这些长辈们。”说到这里,罗毅的眼眶不由得红了起来。

作为世界第一大运动,足球自然是一个竞争激烈项目。正如罗毅所说,一开始他和小伙伴们只能在西司令台前的水泥空地上练球(硬地对膝关节损伤较大),慢慢大一点才转到东司令台门前的土场子,在之后就是在体育场内场的跑道上训练……

从足球学校到湖北省青年队,再到进入武汉光谷俱乐部梯队,罗毅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竞争、挫折、离合。1987年龄段,在湖北、武汉有很多孩子学足球,竞争空前激烈,罗毅还记得小学时候去长沙踢个邀请赛,武汉去了4支队伍,100多个小球员。

当然,真正能成为职业球员的凤毛麟角,当初湖北省青年队的队友如今除了罗毅,其他人都被无情的淘汰了,而当初武汉所有同龄孩子选拔精英组成的武汉光谷1987年龄段梯队,也只有曾诚、荣昊、邓卓翔、谢志宇、熊飞、张银等几个人最终步入了职业球员的行列。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背后都有很多辛酸和付出,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总之能踢出来是非常不容易的。”

2006年,罗毅与部分俱乐部梯队小伙伴被时任武汉光谷一线队主教练的裴恩才招入海口冬训名单。“那时候你面对的就不是同龄人了,而是从各个年龄段里竞争出来的强手,而且不限于湖北武汉,职业俱乐部的球员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甚至有时候还要和外援竞争位置。”

渐渐地,荣昊、邓卓翔、谢志宇开始代表一线队比赛,或者助攻,或者进球,而罗毅只能继续埋头苦练,等待机会。

“我记得那时候,荣昊周三还在跟我们(梯队)一起训练,周四就突然消失了,再到周六的联赛,代表一线队出场了,还在比赛里还进了一球……好狠啊!”罗毅笑着说道,“那时候的武汉光谷,有实力的球员太多了,他们能抓住机会是他们努力的结果。我也谈不上有多羡慕,运动员就是这样,每一滴汗水只有自己知道。我当时在电视上看他们代表一队踢球,关了电视就去加练,等待属于我的机会到来。”

运动员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职业,成为职业球员很难,而要一直做职业球员更是难上加难。

在武汉卓尔队里,除了队长姚翰林,罗毅是效力时间最长的球员,而他们也是湖北武汉职业足球历史上身披7号和8号球衣时间最长的球员,被球迷亲切地称为“罗7”、“姚8”。

时光荏苒,当年那个风头正劲的的汉军“小将”,如今已经步入了自己的人生的第34个年头。“现在队里也有一些不到20岁的球员啊,就和我们当初进入武汉光谷队时一样,所以今天我也算个‘老将’了呗!”罗毅说道。

在为武汉卓尔效力的十年了,罗毅两度帮助球队冲超。2012年,25岁的罗毅作为球队的左前卫,在进攻端展示着自己的才华;2018年,31岁的罗毅作为左边后卫,为武汉卓尔出战20个全场,直至在与浙江绿城的冲超决战中被对手提伤下场……那一年的罗毅尽管年过三十,但依然不减射手本色,在联赛中打进2球,堪称“带刀后卫”。

两度冲超,两度受伤,罗毅为了儿时那个“身披家乡队球衣去比赛”的梦想,拼尽了自己的全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他依旧无怨无悔。“受伤,不能踢比赛,无论是个人价值上,还是经济收入上,肯定都会有损失,但在场上你不可能去考虑这些,眼里只有对手,全力去赢得胜利。再说了,我是武汉人嘛,为家乡而战,荣誉是第一位的。”

回武汉的这十年,罗毅也从一个男孩成长为了一个男人。他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组建了幸福的家庭,养育了一子一女。大女儿七岁亭亭玉立,小儿子四岁可可爱爱。所以,罗毅想成为儿子的伯乐,盘算着儿子五岁时将他送去踢球,接受专业的足球培训。训练、比赛之余,罗毅把时间全部留给了家庭,陪伴儿女做功课,接送儿女上培训班。

有意思的是,罗毅在一岁抓阄时,抓了一个足球;等到他儿子抓阄时,同样也抓了一个足球。

“我是5岁开始学习足球的,现在也想让儿子尝试一下,今年准备期时我去俱乐部训练,也会带上小家伙,提前让他接触一下足球。”说到这里,罗毅不禁又想起了小时候一直陪伴和支持自己的长辈们,“小时候家楼下有个树林,老头(爸爸)总会带我绕着树跑……另一边的墙上写着‘禁止倒垃圾’五个大字,他指哪个字,我就踢哪个字,练脚法……”

罗毅的“汉军”十年,从未“掉过链子”,这是他的每一天刻苦训练的结果,也是他坚韧不屈的性格所致。

中超第一阶段5轮比赛,武汉队战绩并不理想,但罗毅认为困难只是暂时的,因为现在队内的氛围很好,大家也都在努力去做好自己的职责。

“罗毅说,“足球是一项集体运动,团结是最重要的。过去的10年,我们也曾经遇到过数不清的困难,但大家都一起扛过来了,这次也不会例外。也请球迷们放心,为了武汉,我们一定会拼尽全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